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最新公告
创业者不了解这7点“互联网+”的真相 就不要“+互联网”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03-16 10:47:31 官方微信号:南宁共振设计/resonance_design

       互联网+”被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就如同成了万能的驱动之源,似乎互联网与其他行业只要发生关系就能够带来巨大的市场前景和经济效益。但无论是“互联网+“、互联网思维概念,还是跨界融合、异业重构等概念,都有风险和失败的可能性,依然很难摆脱了以线下资源交易执行效果为最终判断标准的命运。

 

      时至今日,“互联网+”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市场考验,“互联网+”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互联网+”概念泡沫化

 

       国家政策导向作用一直是概念炒作热衷的焦点,“互联网+“自概念诞生之日起,就没有离开炒作。”互联网+“战略浪潮尚未形成,2015年3月23日,A股市场上,软控股份(002073.SZ)、神州信息(000555.SZ)、积成电子(002339.SZ)以及用友网络(600588.SH)等在“互联网+”各个细分领域上市公司就受到市场的关注。

 

       而股票市场为了迎合”互联网+“相关概念,也呈现了更名潮。2015年5月11日,宣布更名为“匹凸匹”的多伦股份(600696,股吧)(600696,收盘价12.06元)不仅为自身股价博得一个缩量涨停,更将时下A股上市公司更名热推向风口浪尖。在此之前,“跨境通宝”(原百圆裤业(002640,股吧))、“熊猫金控(600599,股吧)”(原熊猫烟花)、“天神娱乐(002354,股吧)”(原科冕木业)等一连串上市公司新名称也在不断挑战投资者的想象力。

 

       “互联网+“概念炒作的关键在于制造出如何与互联网结合产生新的商业价值。”互联网+“概念泡沫化严重,显然不符合价值基本规律的投资是极具风险的。概念的泡沫化在于资金市场追逐利益的推动,不利于被鼓吹的”互联网+“概念的软落地。从互联网与其他行业相融合的落地实践上,不易于过渡关注泡沫化的概念,更应该清醒的明白”互联网+“行动计划所面临的真实现状。

 

重在应用而非技术创新

 

       “互联网+“概念在中国诞生上升到国家层面的时候,而中国的ICT(Information,Communication,Technology,简称ICT)发展水平不仅发达国家相比,甚至与一些欠发达国家相比也是偏低的。在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Union ,简称ITU)发布2014年《衡量信息社会报告》里,中国ICT水平排名第86位。例如,在中国的农村,截止2014年12月互联网的普及率低至28.8%,而且能够形成商业价值的有效的互联网普及率应当更低,而对于2015年中国农村的互联网普及率的提高也不能过于乐观。

 

       目前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在技术上突破面临困难,移动终端、智能家居终端设备、物联网等的接入给互联网发展增加了新的创新需求,技术创新也一直都是互联网得到发展的关键基础,从互联网本身的技术创新上制造新的经济增长显然不是政府主要战略方向。而“互联网+“更重要的着力点是在互联网的广泛应用上面。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的概念确立其国家战略地位的层面,旨在制造新的经济发展引擎,是为了使互联网与其他行业有机的融合,通过以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的广泛应用,促进跨界融合、生产流通模式改变产生新的经济形态,达到经济增长。

 

不是简单机械的联合其他行业

 

       “互联网+”应该被看作是知识的再创新,而不是单一的相加。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成功以及在政府政策导向的作用下,互联网被重新赋予了新兴经济商业发展中的基础设施的角色,尤其对于处于低迷中的中国制造业而言,互联网与制造业的结合成为了无数陷入泥潭中的制造企业寻求新出路的良药。但是互联网不能简单的与传统制造业相加,互联网和中国传统制造业之间的鸿沟是经过了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两者在运营方式、经营模式、战略思维等方面都有着明显的不同。互联网+制造业,不仅仅在于互联网的工具作用,更在于“+”后衍生出新的业务形式、经营模式、管理方法等,如果仍然以传统制造业的经营理念去管理企业,这个工具就用不好,甚至衍生出很多业务经营陋习,加大制造业的窘迫环境。

 

产业生态链是“互联网+“重要战略内涵

 

       产业生态链,是“互联网+”中最具内涵的名词之一。小米的成功,BAT企业的动态,360公司,都对外表现出了生态战略,“互联网+制造业“如何打造生态战略呢?事实上,无论是制造业,还是其他传统行业,与互联网融合的目的有两种,一种是通过深度融合催化出新的经营模式,一种是进一步与信息化相融合增强公司的技术创新、产品的竞争力。对于制造业而言,产业生态链就是要打破封闭式的生产模式,生产什么不再有生产商自己决定,而是把客户、消费者拉进来,让客户、消费者等参与产品的设计、生产、交付等环节,让客户、消费者以及生产者决策进入市场上的产品。

 

       目前,诸如小米、BAT、58同城等公司成功实际是也是离不开线下渠道,小米称自己是个平台化的创业公司,实际上也是在打造自己的产业生态链。

 

       产业生态链的形成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供需平衡,过激的同质化竞争不利于产业生态链的建立,目前,大部分企业谈论的产业生态链主要集中于互联网企业、以大众消费品为主的制造业、供应商。显然,对于制造业中的装备行业、化工行业等来说,产业生态链的建立需要在信息共享的情况下,避免过分的不当竞争和资源浪费。

 

互联网企业与其他行业的自愿融合

 

       互联网企业也随着时代和技术的改变发生了变化,从传统的门户网站靠广告收入,到信息收入,到内容收入,再到服务收入,这个过程与需求紧密联系的。比如,某网站推出了替买房者和开发商谈判的免费业务,这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互联网+“不是为了颠覆传统行业,而是在改造传统行业,其实也是互联网公司的自我救赎。

 

       未来随着政府对于互联网技术的认可,以及互联网技术在国民事务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传统国民经济流通模式将发生变化,政府对互联网公司的管控力度也会加大,互联网公司野蛮式的增长方式将不复存在,互联网企业也越发明白必须和其他行业相融合才能获得未来的市场空间。

 

       互联网的属性上是服务,自愿融合其他行业对于互联网企业的业务扩展是重要的。阿里巴巴公司并把重点内容放在了大数据,未来力求打造大数据为内容的价值公司,而腾讯微信则展现了“连接一切“的纽带价值取向,事实上未来无论是大数据,还是连接器作用,都将是努力打造平台化的公司,在这一点上,实际上小米公司的平台化公司的设想是好的,平台化公司成功与否关键还是要看用户群体数量,因此尚未完全开发的,还存在较大市场空间的中国农村,成了各大互联网公司角逐场地,而积极的跨界融合,也是互联网公司鉴于自身发展前景而焦虑的集中体现。

 

       未来互联网公司的前景在哪里?互联网技术革新与互联网技术应用,中国除了几个大的互联网公司,在纯粹的互联网技术革新基本处于劣势,唯一的一个行之有效的突破口就在于互联网与其他行业的跨界融合,尤其在业务模式、流通模式、提高效率、服务延伸、解决信息不对称等方面寻求突破口。

 

“互联网+“,知识的再创新

 

       中国传统行业发展过程中的低效、落后的流通模式一直没有得到彻底改变,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由于中国地域发展的不平衡,导致对互联网的认可度不一致。然后随着技术的发展,互联网的广泛应用,越来越多的企业、员工认识到了互联网的重要性以及能给行业带来的改变。尤其是时下传统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传统行业更需要来一场变革从而谋取新的经济增长,对于这一点,即便是传统行业以积极主动的态度拥抱“互联网+”,对于预期也不应当抱有过分的幻想。

 

       “互联网+“可被看作是知识的再创新,但绝不是单一的相加。“互联网+”时代下的创业天地将更为广阔,以知识的再创新为主的创业公司,不再局限在传统资源被严重垄断的情况下,而创业的成本,也会随着互联网本身所具有的开放、共享、公平、平等等特点在与传统行业融合过程中发挥作用得到降低。虽然未来创业道路上平台化的公司生产压力较大,但整体上资源配置成本降低的情况下,基于“互联网+”时代下创业更易于被得到公平的对待,真正的创新和服务于客户的公司将得以生存。而传统的创业模式多以独具资源为主,特别是占据垄断性的资源优势参与竞争,对于其他创业公司而言,具有较多的不公平性。

 

       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成功以及在政府政策导向的作用下,互联网被重新赋予了新兴经济商业发展中的基础设施的角色,知识的再创新也为认为是“互联网+”时代的一种模式选择,其中,对于处于低迷中的中国制造业而言,互联网与制造业的结合成为了无数陷入泥潭中的制造企业寻求新出路的良药。但是互联网不能简单的与传统制造业相加,互联网和中国传统制造业之间的鸿沟是经过了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两者在运营方式、经营模式、战略思维等方面都有着明显的不同。“互联网+制造业“,不仅仅在于互联网的工具作用,更在于“+”后衍生出新的业务形式、经营模式、管理方法等,如果仍然以传统制造业的经营理念去管理企业,这个工具就用不好,甚至衍生出很多业务经营陋习,加大制造业的窘迫环境。

 

“互联网+“时代,融合是趋势

 

       “互联网+“时代,异界融合将成趋势,但怎么融合则是一个大问题。中国政府提出了“互联网+”国家战略,实际上也是从另一个角度上加快对互联网企业的监管力度,互联网企业主动选择与传统行业相融合也是出自于市场开拓的需要,在互联网企业里,赢家通吃,大的互联网企业发展到今天,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和用户群体体验认可的变化,迫使互联网企业主动融合传统行业,因此也可以说,互联网与其他行业融合,互联网企业不具有融合与否的选择权,只有与哪些行业融合的主动权。

 

       “互联网+”并不是适用于所有的行业,互联网企业需要考虑到自身的资源优势,拓展自己的业务范围或革新自己的业务模式。如阿里巴巴公司以大数据为主要战略方向,其大数据的价值可以在解决信息不对称,产品量产方面,产生积极影响,而腾讯微信业务以“连接一切”为战略方向之一,京东以自有物流体系的健全进一步扎根农村物流配送,这些独具特点的企业在融合的道路实施实际早已展开。

 

       有融合,必有竞争。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融合之路一方面来自于传统行业观念的阻拦,一方面来自于新形态业务模式圈层尚未形成的不确定性,一方面来自于互联网企业之间的竞争。

 

       而作为传统行业所变现出的越来越多的与社会需要不适应的弊端,以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环境效益等的落后,再加上一些真正积极参与“两化融合”的企业获得的成功对比,使得传统行业慢慢由原有的抵触、垄断,慢慢的开始接受资源共享、信息公开等。像餐饮、旅游、酒店等行业已经在和互联网融合的道路走的深远了,目前来看,以大型工业装备、机械制造、金属加工等行业与互联网的融合度还比较低,但像三一重工公司早已经利用互联网成功的进行了国际营销。中国制造业若以先进制造、智能制造为特点立足于未来,尚需时日,而中国政府所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构想的真实面目如何?终究意欲何为?“互联网+”时代下,中国制造业面临的怎样的窘迫与不得不做的选择?这些都需要认真思考。

 

       但融合则是大势所趋。


     转载出处:品途网